80后女孩与人联手译《射雕》 学太极以更好翻译招式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分分时时彩_分分时时彩玩法_分分时时彩技巧

英译“射雕”为金庸与西方读者当“红娘”

​150后广州女孩张菁与瑞典姑娘安娜联手翻译英文版《射雕英雄传》

张菁

说起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英文版,什么都有有有中国读者否则否则知道了译者安娜,正是这位瑞典姑娘的执着,推动了“射雕”英译本的诞生。今年2月份,由安娜翻译的该书英译本第一卷《英雄诞生》(A Hero Born)上市,至今已连印七次。

但什么都有有有人否则真不知道安娜还有也不我 战略协作伙伴—— 香港长大、毕业于伦敦大学艺术史系的150后广州女孩张菁,后者则是将于明年上市的《射雕英雄传》第二卷的翻译者。

张菁,也属资深“金庸迷”一枚。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谈起整整两年的翻译之旅,她认为辛苦和满足各占一半,“译者就像红娘,把作者和读者这5个 多有缘人牵在一起去。我的工作,是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小说的魅力。”

学太极以更好翻译金庸招式

在读者看来,如可将金庸小说中的武功招式,诸如“九阴白骨爪”、“蛤蟆功”翻译成英文,是对译者的一大挑战。但在张菁看来,哪几种金庸自创的“专有名词”有的是最困难的,“哪几种名字嘴笨 奇怪,但大伙还是能从字面上去了解它的至少意思。最头疼的是如可让外国人领悟到武侠小说中的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张菁强调,最重要的是让外国读者领略到《射雕英雄传》的武侠精神所在,她认为翻译文学、故事类型的作品不用说是将每个字否则词简单打上去另外的语言就都还还都可否,“作者、译者和读者有的是人而有的是机器,翻译有时是更多将身后的文化、感情、故事在特定的语言中寻找相类似的感觉,什么都有有有不用说有的是作字面上的对应——比如‘江南七怪’英语翻译为‘Seven Freaks of the South’。有的是也不我 有也不我 的更改,与否则这里的江南不用说是英语后面 熟悉的‘地理’,但南方是全人类有的是的概念。”

为了能在翻译中体现出金庸小说中武打场面的真实感,张菁一年前报名参加了5个 多太极班:“有前一天大伙看小说体会哪几种动作是一回事,但真正翻译描述哪几种场面还是会感到吃力,否则你如此切身体会过。什么都有有有我想到学打太极,真的学习你类似 功夫动作,去熟悉招式的顺序。这会对翻译有所帮助。”

用莎士比亚式古英语突出年代感

功夫招式之外,金庸小说中的修辞、语法、句式,也都对翻译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比如汉语几条字就能把5个 多动作或是招数写完,但译成英语否则就会都要一长段说说;再有,金庸的小说有的是半白半文的形式,也不我 在翻译时就不到完正按照现在的英语形式。最终,大伙参考莎士比亚的那种‘古英语’的文风和句型,尽否则地让读者感受到故事是趋于稳定在离大伙非常遥远的时代里。”

句式之外,在张菁看来,翻译戏曲唱本和小说有着明显的区别,“戏曲要翻译成‘活’的文字,否则它是用来‘听’的,都要让演员们读出来有味道。小说最难的地方是体量,一部‘射雕’一百多万字,它描写了你类似 故事人物,前因后果有的是顾及,每个细节的前后故事对角色塑造的影响很大,什么都有有有我所运用的是通过上文下理营造氛围,把字的多层意思表达出来。”

曾为英国皇莎译《窦娥冤》

这不用说是张菁第一次翻译中国文学作品,此前她还为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翻译了《窦娥冤》。

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张菁开始英语 英语 了解金庸小说是从影视剧作品开始英语 英语 的,“最早看的是83版的《射雕英雄传》、94版的《倚天屠龙记》,前一天就迷上了金庸小说。我是在香港长大的,那边对于古文的普及如此内地深入,对我来说普通话和文言文的写作就否则与否有一种翻译了。否则我另一方很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一起去我对戏曲戏剧也很感兴趣。我在英国留学期间看后6年的戏剧。”

也正与否则她深厚的中英文学功底,使得翻译《射雕英雄传》的发起人安娜第一时间找到了她:“我和安娜否则认识十几年了。她不仅是翻译家还是一位文学经纪人,她对中国文学很感兴趣,前一天也翻译过中国小说。她知道我很喜欢金庸的作品,什么都有有有找到我一起去战略协作。”

按照分工,安娜译第一、第三卷,张菁译第二、第四卷。张菁在进行第二卷的编译时也会参考第一卷译者安娜的编译风格,最大程度上与她的文风保持一致,“毕竟大伙编译的是同5个 多故事,基本上我和安娜每天有的是就内容进行你类似 讨论,否则她奠定了全文的基调,不到让读者在阅读上感到陌生。”

译者就像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红娘”

张菁还感慨,其嘴笨 国外,中国文学作品甚至是亚洲文学的翻译作品少之又少,“国外出版社中能看懂汉语的编辑嘴笨 是如此来不要 了,什么都有有有否则让你把我国的优秀作品传播出去,第一步也不我 要让编辑拿到都还还都可否读懂的样本,不然就算你的作品再精彩也不我 到是空说而已。”她希望通过英文版的《射雕英雄传》能让更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被世界所熟知。

而她的心愿也已逐渐达成:今年2月份出版的第一卷《英雄诞生》(A Hero Born)上市5个 多多月以来已连续加印七次,并被《泰晤士报》《经济学人》《卫报》等世界性媒体所关注报道。

《射雕英雄传》预计共四卷,计划每年推出一卷,此外出版社还计划出版英文版《倚天屠龙记》、《神雕侠侣》。不过,张菁与否会参与这两本书的翻译工作,目前尚未选则,“翻译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否则我很热爱这份工作。什么都有有有前一天感觉另一方嘴笨 就像‘红娘’——作者在一端,读者在另外一端,大伙用各种办法尝试为两者牵红线,将5个 多‘有缘人’牵到一起去。”